益阳方言如何写出来?

作者:admin 来源:未知 点击数: 发布时间:2019年05月15日

  谢国芳《益阳方言寻根说字》出书

  《益阳方言寻根说字》出书了,我有幸于第一时间获得了书。老婆看我读得夜以继日,感觉奇异,她也接着读了,此刻我读初中的女儿在读。像这种读书景象,我们家里很多多少年没有过了。

  《益阳方言寻根说字》作者谢国芳是《益阳日报》副刊《桃花江》编纂。对于益阳方言,最后他晓得的也不多,碰到方言问题得频频揣摩,或者走访当地学者、老者,直到晓得为止。这种事做得多了,晓得的就越来越多。后来在伴侣的建议下,开了一个栏目特地讲益阳话的写字问题,名字就叫《寻根说字》。从栏目开启,到现在这本30万字的专著出来,整整7年时间。

  谢国芳研究方言的方式次要有两种:一是将益阳话与其他方言进行比力研究,再互参寻找字、词的准确写法;二是打通益阳话与古汉语的联系。而此中最底子的方式是从字形上找准字的本义,再按照益阳话的读音纪律,寻找字的准确写法。有时收集一个字入库,以至需要几个月才敢下笔,就由于这个字的音与义没有完全打通。好比,“事”字,益阳话读音与通俗话附近,只是调分歧(三声),白读有二:一读为rǐ,一读为lǒu(与“路”同音)。日常平凡益阳人讲“干事”“有事”“冇事”“搞得事”“搞不得事”……此中的“事”都可读“路”,这个“路”搅扰了谢国芳多年。后来读到曹志耘主编的《汉语方言地图集》(词汇卷),才晓得益阳西南有十来个县都是如许读的。他才明白晓得“路”就是“事”,加上赣语不如许讲,故此认定它是保留下来的古楚语音。益阳话比外面配合语比拟,多读了两百多个L声母常用字,学界认为具有一个L声母现象。“事”读“路”就在这个范围里。他认为,益阳的特色L声母字,既是受东边吴语、赣语的影响,同时也还有老湘语的遗留。

  益阳有鄙谚:“牛歇谷雨马歇lǎ,人不歇端午遭人骂”“新坟不外lǎ,旧坟挂到三十夜”。此中的“lǎ”是哪个字呢?就是保守文化节日“社日”的“社”。自宋代起,以立春、立秋后的第五个戊日为社日(祭祀土神的节日)。戊为天干之一,天干一个轮回为十,如斯算来,春社大约在夏历二月的中下旬,旧历书上城市明白标注。两句鄙谚中的“lǎ”指向的无疑是“春社”。“社”读“lǎ”,应是保留的古楚语音。通俗话里与“社”同音的“蛇”,益阳话就读“lá”。有一个益阳话段子:“一小我在茶馆里吃茶,看见一条蛇在地上爬,端起咯杯茶恶蛇,蛇只咯爬只咯爬。”就由于此中的“茶”“蛇”“爬”3个字同属于L声母特色字,都读“lá”,听来如绕口令。

  如许的实例良多。现在,谢国芳常常讲起这些,如数家珍,也因而声名鹊起。

  近年来我们几回再三强调“文化自傲”。益阳话虽与长沙话同属于湘方言的新湘语区,但与长沙话比拟,保留了更多的古汉语词汇、读音和保守文化消息,是益阳罕见的、也是最主要的非物质文化遗产。

  我是安化人,由此我想到梅山文化园。我在想,谢教员的方言学问能不克不及与梅山文化组合起来?同样都是文化,都属于益阳,并且两者都在本人的道路上为益阳文化寻根,为益阳自傲出力。能够以此为契机,建一个益阳方言博物馆。正在热着的国粹,也能够与益阳方言学连系,让国粹接上地气。

(编辑:admin)
http://hpprocurveone.com/yy/370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