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场“单刀赴会”在益阳留下了一个神秘的“三国”

作者:admin 来源:未知 点击数: 发布时间:2019年05月13日

  一场“单人独马”,在益阳留下了一个奥秘的“三国”

  2019-04-14 09:31:42 [

  来历:潇湘晨报

  编纂:曾晓晨

  字体:【】

  由于益阳坚持最初实现了和平处理,孙、刘等分荆州,这段汗青被《三国演义》演绎成出色的“单人独马”。而孙刘的荆州之争也在益阳拉开序幕,彼时作为长沙郡辖区的益阳成为孙刘之间势力的磨合点,他们在这里暗自较劲,构和、讨价还价,戏码一个跟着一个。一千七百多年过去,这段汗青并未被磨灭,它仍留在益阳大大小小的地名里。

  一场“单人独马”,在益阳留下了一个奥秘的“三国”

  ▶青龙洲上还留着关公雕像,只是洲上村民都已搬离洲岛。

  ▲《三国演义》第六十六回“关云长单人独马”发生在益阳,这是益阳古城墙上留下的一幅雕描绘。

  去往关羽昔时屯兵的青龙洲需要摆渡。

  益阳青龙洲,由资江拐弯后跟志溪河交汇冲积而成,一千八百年前,它曾是关羽屯兵的处所。

  在益阳资阳区,魏家巷的前身是魏延巷,但由于魏延被认为有反骨,后来改为魏家巷。

  益阳鲁肃巷。两边的城墙是明清期间的鲁肃堤。

  益阳鲁肃堤旁关于马连湖的引见。

  将军水府庙。曾供奉过甘宁,作为庇佑的“江神”。图/记者伍婷婷

  公元215年,刘备、孙权借讨荆州之争,各自隔江屯兵于益阳。这个不足万人的小城一时间成为汗青的关口。两军对垒,戎行人数最多时,两边各领兵上五万人。一下陡增的十万军力,来势汹汹,和平剑拔弩张……

  这时,两岸对垒的主将是关羽和鲁肃。由于益阳坚持最初实现了和平处理,孙、刘等分荆州,这段汗青被《三国演义》演绎成出色的“单人独马”。而孙刘的荆州之争也在益阳拉开序幕,彼时作为长沙郡辖区的益阳成为孙刘之间势力的磨合点,他们在这里暗自较劲,构和、讨价还价,戏码一个跟着一个。一千七百多年过去,这段汗青并未被磨灭,它仍留在益阳大大小小的地名里。

  以全国第二次地名普查为契机,湖南省民政厅将境域内“三国地名”作专题进行了摆设。益阳对三国地名展开了深挖,全市此刻能统计的三国地名约26处。清明前夜,我们在益阳市民政局及益阳市地名文化研究协会工作人员的率领下,探索这些跟三国相关的老地名,试图找出三国的千丝万缕。

  青龙洲、萝卜洲、菜家洲:关羽、甘宁、吕蒙屯兵相峙

  去看望益阳三国地名,我们起首去到了资江上的青龙洲,这是昔时孙、刘益阳坚持,关羽驻军之地。由于关羽驻扎,又是他磨青龙偃月刀的处所,洲以刀名,后人将这个洲取名青龙洲,这个地名至今已有1800年了。

  孙、刘之间这场益阳坚持的起因是公元215年,刘备取得益州,孙权派诸葛亮兄长诸葛瑾前往恭喜并索要荆州,刘备写下要关羽交割荆州的便条。可诸葛瑾拿着便条去荆州找关羽时,关羽拒还荆州。孙权这时候一边派鲁肃去找刘备理论,一边调派吕蒙间接领兵往长沙、桂阳和零陵郡进行“武收”。鲁肃找刘备时,刘备不断以放哨、视察之名遁藏,鲁肃不断从荆州追逐刘备到长沙再到益阳,而这时吕蒙已收回了长沙和桂阳两郡,正预备攻打收复零陵郡。刘备晓得如许遁藏不是法子,于是让关羽领兵三万相拒于益阳,他本人回湖北公安去了。孙权怕鲁肃吃亏,先让甘宁从巴丘(岳阳)领兵两万,又从征讨零陵郡的路上“急招吕蒙”领兵两万去益阳互助鲁肃。这时,回到公安的刘备得知动静,又密调马良和武陵郡的曾巩在关羽后方的马良湖和军山铺驻军。

  鲁肃是孙、刘联盟的积极倡导者,为了不把两边关系完全闹僵,甘宁和吕蒙部队达到益阳时,他并没有打着与关羽相峙的灯号,甘宁部队的灯号是“安靖社会,围剿‘黄巾’”,吕蒙部队达到时不克不及再以这灯号,打出曹操戎行的灯号。

  他们在益阳坚持的时候恰是初春,这时候资江水还不到汛期,江水清亮,关羽穿戴绿袍子来的,过江时,袍子染绿了江水。他在青龙洲驻军大约四个月,走的时候是夏历蒲月十三日,益阳人把这一天当成了他的华诞。关羽来的时候,青龙洲仍是一片荒原,没有地名。那时没涨水的资江江心洲和陆地是能够踏着河里石头走过去的,关羽经常在青龙洲边读书,后人将他读书的处所又取名春秋阁。

  青龙洲后来成了益阳富贵的村子,洲上村民最多时曾有七千多人。但因为资江涨水时这里容易被淹,村民们2006年连续搬了出去。此刻这里和关羽来时一样,几乎又成了无人洲。我们此次渡河上洲,碰上下雨天,但恰是关羽昔时逗留在此的日子。这里风光很美,因甚少有人上岸,绿草覆没脚跟,偶尔有一群群黑山羊“咩咩”颠末。在洲上偶尔能碰着还在这里养鸡鸭和捕鱼的村民,只需一提及关羽,他们便热情起来。“这就是以前的关庙遗址,以前很大,香火很旺。”年过六旬的村民崔志清指着他家旁边的荒草地说道。而在关庙不远处,还有一座建于1994年的关公石像,底座上写着“关濑惊湍”,是益阳的十景之一,只是周边芦苇深深,人迹罕至,显得冷落非常。但凑近,仍能看到一些烛台香火的踪迹。

  跟青龙洲隔江对望的就是黄泥湖,昔时吕蒙驻军的处所。由于他打着曹操的灯号,所以本地老苍生至今都认为是曹操戎行吃了黄泥湖的萝卜。吕蒙来的时候黄泥湖恰是出萝卜的时候,那么多兵在这里驻扎,每天吃的萝卜皮、萝卜缨和菜叶堆积如山,于是旁边的两个洲就取名为萝卜洲、菜叶洲。

  关羽作为益阳人崇敬的主神,祭拜他的寺院浩繁。而跟他相关的地名除了青龙洲,还有诸如马迹塘、石码甲等。

  掌管碧津渡、茶亭街“单人独马”的其实是鲁肃

  闻名世界的“单人独马”出自《三国演义》的第六十六回“关云长单人独马”。小说里的关羽为了荆州之事单身过江,与鲁肃会晤,上演了一幕出色的对谈。关羽在此次商谈中成了豪杰,而鲁肃成了鼠目寸光、软骨胆寒的背面教材。

  其实汗青上主导此次商谈的是鲁肃。在孙刘两方屯兵相拒于益阳时,两边剑拔弩张,孙刘联盟面对分裂的险境。其时鲁肃作为孙刘联盟的倡导者,他为了维护两军联盟不给北方的曹操可乘之机,决定起首打破两军对垒的僵局,和关羽商谈。在《三国志·吴书·鲁肃传》记录:“肃邀羽相见,各驻兵百步上,但请将军单人独马。”

  关羽和鲁肃“单刀会”的地址就在今天的益阳碧津渡附近。对关羽来说,碧津渡是其时的“龙潭”,但为了大局,他仍然勇往直前地前往赴约。“单人独马”在《三国演义》和《三国志》中,都有雷同赴“鸿门宴”的描述,如关羽在鲁肃拿出签字欠据的质问下,无言以对。鲁肃又说:“国度区区本以地盘借卿家者,卿家军败远来,无认为资故也。今已得益州,既无奉还之意,但求三郡,又不从命。”(《三国志·吴书·周瑜鲁肃吕蒙传》)鲁肃话音刚落,关羽身边坐着的一小我大声说了句:“夫地盘者,惟德地点耳,何常之有!”史乘没有记下鲁肃的回嘴之言,只载:“肃厉声呵之,辞色甚切。”其后,“羽操刀起谓曰:‘此自国度事,是人何知!’目使之去”。这是用眼示意大声措辞的人,于是,慌忙分开了会址。

  “单人独马”似乎没有成果。然而现实上,颠末此次漫谈之后,两边场面地步获得缓和。随后,孙权和刘备商定等分荆州,“割湘水为界,于是罢军”,也因而,孙刘联盟继续维持。

  此刻益阳的碧津渡早已没有渡船,渡口也成了资江风光带两岸的风光点。风光带上保留了“单人独马”的元素,在资江北岸(对岸)的大渡口,昔时关羽搭船处,现在立着关羽的雕像,良多旅客慕名前来。至于茶亭街,是漫谈的核心地,是明朝期间为了留念“单人独马”建起来的一条街,益阳的茶文化也在这里兴起,茶厂、瓷厂都办在这里。“茶亭”历朝都有修盖,现在,它坐落在龙州书院内。

  跟鲁肃相关的鲁肃巷、鲁肃堤、铁铺岭

  孙、刘相峙于益阳。鲁肃是最为环节的人物。他是这场坚持的导演、监制,以至开首、结尾亲身出演。

  “长沙郡其时在孙权的势力范畴内,他们改为汉昌郡,鲁肃任太守,所以鲁肃其时追刘备到益阳时,间接驻扎在其时的益阳县衙,也是此刻的铁铺岭。”益阳地名文化研究协会副会长邓亚龙引见。益阳处境微妙,坚持时,孙刘对其都有管辖。

  鲁肃驻扎的铁铺岭,就是2013年起头挖掘的兔子山遗址处,除此之外,它还有狮子山、营盘岭、棉花山等名字,它位于益阳南岸龙州书院对面。在益阳地名里这是个风趣的处所。由于走上铁铺岭的这个山坡后,那么一大片居民区,门商标都是“滨江路79”。找到铁铺岭古城遗址碑刻,才发觉,这个处所至多有12个文化层,“大要鲁肃也能占一层,它驻扎时,这里的营盘山、三里桥、团洲、茶亭街、碧津渡、甘垒夜月、诸葛井等都跟他相关。”邓亚龙说,单人独马茶亭构和竣事后,刘备因汉中战事吃紧,作出妥协让出三郡,关羽撤出益阳。这时作为汉昌郡太守的鲁肃有近四千守备军留在益阳,他将多半戎行留在南岸的铁铺岭。这时益阳曾经从孙刘荆州之争的军事前方变成军过后方,鲁肃在益阳的陆贾山与三里桥之间,操纵桃江和安化(三国期间都叫益阳)所产的褐、赤铁矿,安化的杂柴炭为原料,以孙吴人本身的冶炼手艺出产兵士的头盔——兜鍪。这是一种既能够防身又能当锅盆,还能作为战时暗码的军备物资。鲁肃在这里出产了几多兜鍪无从得知,但这座山也因而更名为“铁铺岭”。虽然这里的地名变动无数,但到清朝晚期,这里又因得天独厚的炼铁资本出产“南锅”,其时还占领了半个中国锅市场,又恢复了“铁铺岭”的名字。

  关羽撤出益阳后,下半年,鲁肃就过江去鲁肃巷主政。在益阳的北城内,此刻还留着鲁肃巷、鲁肃堤的地名。鲁肃堤在益阳北岸资江大堤上,是城墙式大堤,它在两岸高楼映托之下,古朴、宏伟。但它并不是鲁肃筑的堤,这是明清期间为防洪水入城,演变过来的“鲁肃堤”。有了这一道西北的长堤,加上南边的资水樊篱,这现实上曾经是益阳“城”的雏形,老益阳由乡野变城镇。堤以鲁肃定名,大要也为了留念他。

  而在鲁肃堤旁,资阳区东门外古城墙边上,还有一个“鲁肃巷”。这个新制标牌立在那里有些高耸,但这个地名在益阳曾经传播1800多年。鲁肃在公元217年病逝,他在益阳待的时间不外两年,这里已经是他住过的小路。这条小路此刻除了一人行的水泥道路,摆布两边还留着两堵破败的城墙,周边是菜地。“这靠外的墙就是本来的鲁肃堤,昔时鲁肃建它的感化并不是用来挡水御洪,因洪水来自东南面,此堤倒是拦挡的西北面,是防武陵太守曾巩的。”靠菜地处还有一堵矮墙根,邓亚龙引见,那里可能是鲁肃的“点将台”,而此刻鲁肃巷的菜地曾是鲁肃的住处,他曾在这里种菜养鸡,本地还传播着“鲁肃种的韭菜长得特好、还叫邻舍割吃”的传说。

  36岁须眉吃凶数的习俗是由于马良?

  赤壁之战后,作为为刘备献策,先孙权篡夺荆州江南四郡(长沙郡、零陵郡、武陵郡、桂阳郡)的马良,在益阳人心里占领着主要地位。以“马良”定名的地名就有马良湖、马良村、马良南路、马良北路,连社区、卫生院、派出所、商铺等都以“马良”定名。以至,须眉36岁吃凶数的习俗也跟马良相关。

  益阳本地民间说法,马良湖是由于三国期间蜀国名臣马良就死在这湖里,因而得名。又以马良湖为源地名,衍生了其他冠以马良的次生地名。可马良在《三国演义》和《三国志》的记录中,似乎与益阳没什么关系。但清乾隆年间《益阳县志》卷十九有载:“马良湖俗名马常湖,亦马氏五常之意,在治北二里,汉将马良驻兵于此,故名。相传湖中有巨锅,为千人锅,每风雨至,辄有声。”从中可知,马良可能在孙、刘相拒于益阳时,作为关羽的密调部队驻兵益阳,但他其时并没有死于此湖。马良死于公元222年,其时刘备刚称帝三个月,为报东吴杀戮关羽之仇,悍然策动了攻打东吴的“夷陵之战”。这场和平东吴领兵的大都督是镇西将军陆逊,陆逊面临复仇心切的刘备,一起头便采纳了拉长蜀军补给线的战术,吴国戎行不断撤离到猇亭,撤退退却了七百里,而刘备所占领的这七百里,因阵线拉长,便感应军力严峻的不足。由于马良的才干和深谙江南四郡风土着土偶情,刘备便派他到武陵联合“戎狄”助蜀伐吴。马良成功地让五溪戎狄、土著部族首领沙摩柯驯服蜀汉,归来后,深受刘备器重。但夷陵之战,刘备战胜,36岁的马良也死于这场和平。

  至于马良怎样死的,史猜中并未提及。但在长沙、益阳、常德一线岁要吃凶数的习俗至此传播下来。“益阳人须眉36岁要吃凶数,旧时就是亲友老友来家里吃饭,越多人越好,这一天,还要为本人预备一副没有上漆的木棺材。”刘亚龙说,本地有鄙谚:“三十六不隔板,你呀线岁对本地须眉来说是个劫运。此外,在益阳还有一个出格之处,每年端午划龙舟,一般处所是撒粽子,但在马良湖长进行,大师撒腊肉,也是为了留念马良。益阳民间对马良的宠爱,可见一斑。

  此刻,资江会龙大桥以北的马良大道,不断通往顶风桥,而将其分为马良南北路的长春路一带,至多有十多个以“马良”定名的地名,这曾是马良湖、马良村,此刻属于马良社区。

  将军庙的将军是谁?

  在益阳找寻三国地名时,几回碰见将军庙的路牌,但真正去找“将军庙”时颇费周折。益阳将军庙中的“将军”是谁?

  谜底出人预料,它是吴国折冲将军甘宁。

  甘宁跟益阳的交集,史料可查的是公元215年,孙权、刘备僵持于益阳之时。那时为了添加鲁肃的后备力量,孙权调派在巴丘的甘宁领兵2万赶赴益阳。他达到益阳后,鲁肃将其部队放置在资江南岸铁铺岭以东的三里桥,三里桥得名于来益阳驻扎的步队很长。而甘宁垒,则是他为了跟关羽坚持,在驻扎地旁搭建的瞭望批示台,这处人造碉堡后来成为益阳十景之一。

  冒雨找到将军庙,这已不只是一座庙,而是一个地片名。它在老益阳人概念中,是韩家船埠上面,接龙堤下面的整片地段。此刻的将军庙曾经成为“将军水府庙”,它在一处破烂的红砖房里,周边大多曾经拆迁,庙里掉落地上的“有求必应”牌匾颇为惹眼。但在不远处,蓝色的“将军庙”路派司旧夺目。将军庙建于明朝万积年间,供奉的是甘宁,那时,它是益阳最奢华和最高的建筑,两层半楼。因而庙的显赫,以致于将周边一平方公里的地区都叫将军庙。为什么会如许?从益阳地名文化研究协会的查询拜访成果中得知,本来,这是甘宁后人出巨资建筑的。从这里颠末的船只大多是下长江,所经之处是以前吴国地皮,甘宁本身就是吴将,把他当江神更为灵验。地名专家们通过走访发觉,在益阳赫山区有甘家仑和甘家垅村,本地甘姓村民称是甘宁后人,自称有族谱派系为证。他们是什么时候迁到这里的,“大要早有放置,甘宁在夷陵大战归天后,他的后人就连续迁来了,从他跟关羽对垒的地势来看,他的对垒地就是黄泥湖乡的甘家垅。”邓亚龙说,他们通过《吴志·甘宁传》与《三国志》中对甘宁性格的评价得知,他轻侠客好杀人,喜好建筑比力坚忍的“碉堡”“藏舍亡命”防身,别的,还养了良多“保镖”防身。“可能他归天后,家报酬了遁藏对头报仇,其时就来到了益阳。”

  到了清朝,青龙洲建筑上武庙留念关羽,跟将军庙隔江相望,避免犯冲,后来将甘宁送回西陵(重庆)老家为神,另请比甘宁和关羽都小一辈的吴国水军都督丁奉为资江通航庇护神,将“将军庙”改成了“水府庙”。此后,“水府庙”由于各种缘由被拆毁,到1984年,将军庙下边300米的益阳市皮件二厂倒闭,厂部留守人员将厂房改成“水府将军庙”,留存至今。

  益阳两处诸葛井,皆已烧毁

  寻找益阳诸葛井不是易事。这两口以诸葛亮定名的井由于年代长远皆已烧毁,以至不复具有,但“诸葛井”地名人传千年。

  公元208年,赤壁之战后,孙刘联盟打败曹操,刘备先孙权篡夺荆州江南四郡。其时刘备拜诸葛亮为军师中郎将“使督零陵、桂阳、长沙三郡,调其钱粮,以放逐实”。可是益阳属于长沙郡,诸葛亮要来长沙郡调钱粮放逐粮,益阳是必经之地。《益阳县志》曾记录:“棉花岭上的一口方井,相传为诸葛孔明建安十三年所凿。”棉花岭就是此前提过的铁铺岭,益阳县衙地点地,诸葛亮来益阳住县衙,凿井也是可托的。但民间传说益阳有两口诸葛井,都是东汉末年,诸葛亮来益阳,发觉城中居民饮水坚苦,便亲身查找地下水源,掘井供人们饮用。益阳苍生念其德,称为诸葛井。这两口诸葛井,一处在城内贤街(今床单厂车间),明朝崇祯年间进行过疏浚,而另一处在城内魏家巷,上世纪五十年代还在。

  寻找魏家巷这口诸葛井颇费周折,由于史料不曾说清晰它的具体位置。为了找到这口井,地名专家走访良多人才弄清晰,它介于益阳水小路巷尾和姚家巷头号之间的曹氏祠堂内。

  三国期间开凿的诸葛井,不断是公共水井,但到了清朝中叶,它要收费。“传说诸葛井的水喝了伶俐,特别是考庠生、秀才、举人的人喝了,会考出好成就。于是,读书人包罗想伶俐些的人,以至还有外埠人都争着来这取水。但这井其时在曹氏祠堂屋边,曹氏祠堂的人便用围墙把它圈了起来,并划定取水的人要出钱方可吊水。”邓亚龙说,卖诸葛井水的现象不断延续了半个多世纪,井水收费后来吊水的人也川流不息,但比拟之前,有次序得多。后来,抗日和平迸发,日军进入益阳,曹氏族人分开,诸葛井被占用。直到1946年重建益阳城时,其时的县长明令禁止不准私圈诸葛井,它才得以公用。可扫盲活动时,良多过不了关的成年人又打起喝“诸葛井水”的主见,为废除迷信,这口井被石板和水泥封严。

  诸葛井线年发洪流,西门贺家桥以上的城镇全数泡在水里,而城内因有四大门,则全数封闭用泥封死,可这时抢险的人发觉,诸葛井倒涌水上来,成了一个危险的管涌,于是,抢险队当即组织人用沙子卵石包罗石灰全数填充堵死,也就是这之后,这口诸葛井便很少有人提及了。

  此刻的诸葛井遗址在一栋拆迁了的民国建筑内,那天,地名专家带我们前往,仍没有找到它的千丝万缕。

  《三国演义》的“陆口”就是益阳的陆溪口?

  在此次益阳三国地名普查中,地名专家们发觉了一个颇为争议的地名——陆口。他们认为,孙权、刘备讨借荆州,关羽、鲁肃相拒于益阳这段汗青中提及的“陆口”就是益阳的“陆溪口”而非湖北嘉鱼县的陆口。

  “陆口”地名曾屡次出此刻《三国演义》的章节中。但不管是第七十五回《关云长刮骨疗毒吕子大白衣渡江》中“吕蒙辞了孙权,回到陆口”仍是第六十六回《关云长单人独马伏皇后为国牺牲》中提及的“陆口”,罗贯中一直将“陆口”设定到湖北嘉鱼县。其实,并非如斯。

  从《中国汗青地图集》建安十三年(公元208年)的荆州地图和三国吴永安五年(公元262年)《荆州(今湖南部门)》地图上看,陆水、陆口都是三国构成之后的地名。关羽、鲁肃相拒于益阳时是建安二十年(公元215年),那时候荆州地图中没有陆水名,更没有陆口一说。那时,鲁肃屯兵陆口,明显不是嘉鱼县的陆口。那时嘉鱼县还没陆口,它只要隽水或蒲圻口。其境内陆口得名是在吴国边境安定后,为了留念功臣和汗青事务而定名,嘉鱼县城内的吕蒙山以“吕蒙”定名,而隽水更名陆水河是由于陆逊驻军屯田在此,为了留念他而更名。

  《三国演义》第六十六回“关云长单人独马”章节中:肃乃辞孙权,至陆口,召吕蒙、甘宁商议,设席于陆口寨外临江亭上,修下请书,选帐下能言快语一报酬使,登舟渡江。江口关平问了,遂引使者入荆州,叩见云长,具道鲁肃相邀赴会之意,呈上请书。云长看书毕,谓来人曰:“既子敬相请,我明日便来赴宴。汝可先回。”这里的陆口并不是小说中说的嘉鱼陆口。古荆州走水路颠末南郡、南平郡、石首、巴陵、蒲圻才达到嘉鱼陆口,全程水路一千多华里。关羽接到鲁肃的邀约答复的是第二天就去赴宴,按其时的交通出行没法子达到。而其时关羽驻军的益阳青龙洲到鲁肃驻军的陆贾山下陆溪口,只要十里路,一天则可达到。

  而《三国志·鲁肃传》中:“备既定益州,权求于长沙、零陵、桂阳,备不承旨,备遣派关羽争三郡,权遣鲁肃往益阳与关羽相拒”。这时候,鲁肃追刘备讨要荆州曾经到了益阳,遭到关羽的抗拒,关羽要向鲁肃索讨占领的失地。鲁肃此次讨荆州“文武并进”,吕蒙“武征”,曾经接踵拿下长沙、桂阳两郡,这时候鲁肃“屯陆口”就是驻扎到他任汉昌郡太守最西端的领地——益阳。

  其时益阳的陆口叫陆溪口,是从陆贾山脚流下来的陆溪跟资江交汇处。现在城市成长,陆溪被填平成关公路,而昔时的“陆溪口”变成此刻的龙洲广场。

  湖南的三国地名还有哪些?

  益阳的三国地名普查竣事,由于文章篇幅无限,三国地名也不克不及逐个呈现。但若是你的家乡也有三国地名,请添加湖湘地舆微信(xxcbsjx),将它的故事和来历告诉我们吧。

  来历:潇湘晨报

(编辑:admin)
http://hpprocurveone.com/yy/351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