千年珠玑古巷南迁姓氏名录

作者:admin 来源:未知 点击数: 发布时间:2019年04月09日

  唐、宋末年,华夏内地战乱频繁,不少氏族为避战祸和天然灾祸,纷纷经江西南安(大余)越梅岭南来。在古时,岭南地域为烟瘴之地和官宦贬谪之所。这些先民在兵荒马乱中,扶老携幼,历尽艰险,来到南雄珠玑巷。他们不熟悉岭南各类环境,不敢贸然再南下,只好在此安放下来,从头创业。栖身数年或数十年,他们逐步顺应了岭南地域天气和糊口习惯之后,才逐渐南迁珠江三角洲。故那里的很多名人望族,都把珠玑巷称为“七百年前桑梓乡”。

  在古代,珠玑巷姓氏、生齿无文献可稽。据民国期间中山黄慈博先生遗稿《珠玑巷民族南迁记》称:由珠玑巷南迁南海、番禺、顺德、新会、鹤山、香山(中山),东莞、恩平、广宁、清远、宝安、阳江、增城等地的氏族有73姓,164族。其平分布在南海县的有康、李、张、邵、孔、梁、姚、关、庞、简、陆、黎、程、陈、黄、麦、冼、区等18姓,36族;顺德县有陈、李、冯、区、黎、苏、卢、罗、谢、何、梅、温、黄、简、张、潘等16姓,2l族;番禺县有简、李、冼、黎、韩、麦、谢、屈等8姓,14族;香山县(含今中山市、珠海市、斗门县)有张、刘、罗、阮、魏、雷、石、韩、缪、林、余、简、严、唐、杨、吴、侯、郭、鲍、蓝、李、任、高、陈、肖、孙、梁、麦、何、朱、杜、邓、甘等33姓、53族;东莞县有何、张、黎、袁、刘、肖、丁、李、麦、祁、封、房、陈等13姓,13族;新会县有区、麦、邝、陈、李、冯、简、容、陆、谭、朱、黎、吕等13姓,27族;其他市、县有恩平县的司徒、梁2姓2族,鹤山市的冼、陆2姓2族,清远县l姓l族,广宁县1姓1族,宝安县的黄、何2姓2族,增城县的刘氏1姓1族,阳江县的司徒l姓l族。昔时,分布上述地域的生齿约1000万。

  近年来,南雄珠玑巷人南迁后裔联谊会筹委会,派员到珠江三角洲各市、县查询拜访,收集到诸姓族谱、家谱有143姓氏,次要分布在清远、三水、佛冈、新兴、高要、高超、佛山、南海、番禺、顺德、广州、花都、从化、中山、珠海、新会、江门、台山、开平、鹤山、恩平、东莞、增城、龙门、宝安、深圳、博罗、惠阳等28个市、县,668个乡(镇)、村。居上述地域,包罗该地在港、澳、台的同胞和在海外的侨胞,生齿达数万万人。

  丁、刁、卫、马、文、方、王、邓、孔、韦、车、尹、区、仇、毛、刘、冯、邝、石、甘、古、龙、叶、卢、帅、白、汤、许、安、江、祁、关、阮、孙、成、吕、伍、伦、任、朱、邬、宋、张、李、陈、麦、严、苏、劳、杨、杜、陆、邵、肖、吴、岑、何、余、邱、利、郑、庞、房、冼、林、屈、欧、武、招、范、罗、易、周、金、封、茹、赵、胡、柯、钟、侯、姚、复、俞、郭、高、唐、容、凌、涂、夏、聂、莫、袁、徐、莆、翁、梁、康、曹、黄、梅、崔、符、巢、曾、越、谢、温、湛、董、彭、韩、植、蒋、程、傅、源、蓝、蒙、雷、甄、简、鲍、锡、詹、廖、谭、蔡、翟、熊、缪、欧阳、颜、潘、禤、樊、黎、司徒、霍、戴、魏、慕容。

  在岭南民间回忆里,“珠玑巷”这三个字老是有着轻飘飘的分量。这片曲折南岭山麓下的方寸之地,成为岭南人家魂牵梦萦的血脉之根。文献记录,仅唐、宋、元三个期间数百年间,从华夏经珠玑巷南下的大规模迁移就有三次,较小规模的则达上百次。现在,岭南地域已有跨越176个姓氏的族谱配合将家族的源流指向珠玑巷。跨越六成散居珠三角甚至东南亚的广府人,都将本人视为“珠玑后裔”。

  在川流不息地向岭南输入华夏移民的同时,珠玑巷也让华夏文化精力传遍了岭南大地。珠玑巷移民对本人家族轨制、观念与崇奉的忠诚传承,反映了数千年来华夏文化保守的影响。每年成千上万“珠玑后裔”到珠玑巷“寻根”,表现出他们对“华夏衣冠”强烈的归属认识。南雄本地保留的民间传说、风俗保守、文化风尚,塑造了岭南人开辟朝上进步、和衷共济、崇文重教的精力。一批批世家望族从这里走向珠三角,将“烟瘴之地”开垦为“鱼米之乡”。

  蒲月雨后,晴空如洗,远远就能瞥见“珠玑古巷”的高峻门楼。鹅卵石铺砌的古驿道穿巷而过,鳞次栉比的民宅、商铺、宗祠夹道延长。在“珠玑楼”石匾上,国民革命军第十五师副师长蒙志题写的“珠玑古巷,吾家家乡”八字鲜明入目,遥遥安抚着异乡游子的思乡之情。

  珠玑巷全长约1500米。导游向笔者引见,沿着驿道前行,能够不断通往梅关。作为从梅关旧道南来的第一站,特殊的地舆位置培养了珠玑巷的富贵。“长亭去路是珠玑,此日观风盛黍离,编户村中人集处,摩肩道上马交驰。”明代诗人黄公辅《过沙水珠玑村》的诗句,描述的就是昔时珠玑巷的盛景。

  现在,珠玑古巷两旁的民居,几乎每扇大门的门额上都贴着各类姓氏祖居字样的红纸。小小的珠玑巷成了中华姓氏的“大观园”。随便走进一间寂静的祖屋,旅客都能找到奉祀同姓先祖的牌位。案上厚重发黄的族谱,留下了先人可歌可泣的迁移事迹。

  珠玑古巷的一座元代石塔,相列传实着一场惊心动魄的大迁移。南宋度宗咸淳年间,因奸臣贾似道谗谄,胡妃被逐出宫,漂泊民间,被殷商黄贮万所救,隐居珠玑巷。但好景不长,皇帝闻讯大怒,命令派兵血洗珠玑巷。巷内居民为避灾害,纷纷南迁。为免扳连无辜,胡妃决然投井自尽。后人纪念胡妃,在井上筑塔留念,称之为“贵妃塔”。

  民间传说带着稠密的文学色彩,但也实在反映出前人离乡别井的疾苦。本地文史学者、中国民协会员、南雄市民间文艺家协会主席沈荣金暗示,因梅关樊篱阻隔,南雄成为很多华夏人逃避烽火的首选地。然而出于各类缘由,一些家族被迫继续南迁。在南雄市珠玑镇里东新围村,他向笔者指示一块数百年前留下的石刻,上面写着“辂南指一”:“这块牌匾旨在告诉后人:先人是坐着”辂车“往南走的,但无论走到哪里都是一家人,流显露珠玑巷人南迁时对故乡的深深眷恋。”

  当然,南迁故事并不老是悲情的,开辟精力也是民间传说的常见主题。罗贵传奇即是此中一例。罗贵是南宋初年的贡生,曾在珠玑巷担任里长。因为北方战乱不竭,珠玑巷一带人满为患,迁往珠三角势在必行。绍兴元年(1131年),罗贵上书官府,率领33姓、97户、1000余人结伴南行。

  在罗贵组织下,珠玑巷人纷纷步履起来,一路到山中伐竹子,扎竹排。他们从沙水河解缆,顺浈江南下,历尽艰险,达到珠三角。位于南海九江的“破排角”,听说就是昔时罗贵登岸的处所。最终,97户珠玑人家在冈州蓢底(今新会良溪)落籍。他们相互发誓“世世相好,无相害也”、“万代永不相忘也”,为岭南开辟配合谱写新的传奇。

  明末学者屈大均《广东新语》记录,南雄珠玑巷之名来自开封,华夏移民“不忘枌榆所自,亦号其地为珠玑巷”,“以志家乡之思也”。珠玑后裔迁落发园后,很少再重返故地假寓。他们不竭寻找新的处所开枝散叶。但憨厚的乡情并未因而淡忘。广州的珠玑路、东莞的珠玑街、南海的珠玑冈、广西平南的珠玑街,都是珠玑文化传播的凭证。

  深深根植移民气中的,不只要家乡的名号,还有来自家乡的文化习俗。在古代华夏,“龙船歌”是为悼念爱国诗人屈原,在端午节祭江赛舟时所唱的歌。传到南雄当前,因为本地贫乏大江大河,无法继续赛龙舟。华夏移民不肯目睹祖辈传播下来的习俗失传,便缔造性地发了然一种陆上“划龙舟”的奇异风俗“游茅船”。

  “龙船歌自古口口相传,从来没有人教我们,可非论男女老小城市唱。”现年67岁的周才明暗示,龙船歌有七个曲调,一般七言四句。因为没有留下谱子,龙船歌要起好调子并不容易。因而,目前可以或许原汁原味领唱龙船歌的传人已是凤毛麟角。从客岁起头,南雄市文化部分在珠玑巷成立龙船歌传习所,组织老一辈民间艺人向年轻一代教唱,让龙船歌继续传唱不衰。

  在南雄浈江上游的多条古村子里,还传播着另一种奇特的风俗文化,传承来自华夏望族的世家回忆。这就是“姓氏节”。姓氏节最早源于新田村李氏:唐代,其祖李金马曾官拜户部侍郎,他不畏势力,敢于犯颜切谏,屡进诤言,深受苍生爱戴,新田族人便以其华诞作为永世留念。这就成为姓氏节的雏形。

  看到新田李氏姓氏节的热闹排场,其他姓氏争相效仿。虽然过节时间与内涵各不不异,不变的是族人敬祖睦族之风,还有对华夏文化的归属感。每逢村及第行姓氏节,排场老是热闹很是,在外打工的子孙也都回村共叙嫡亲。“各家各族城市拿出本人的”拿手绝活“进行展演,好比新田李氏的”板凳龙“、龙口叶氏的”九节布龙“等。”沈荣金说。

  “一姓过节”是姓氏节的焦点精力。南雄人注重亲族交谊,却从不保守自封。“姓氏节是完全开放的,来吃饭的客人无须先打招待,仆人城市抱着”来的都是客“的心态,敌对热情地款待每一小我。各姓族人能够互相串门,嫁出去的姑娘也会回门省亲。”沈荣金暗示,姓氏节表现了华夏文化“和为贵”的精力。千百年来,各村各姓和衷共济,从未呈现过什么冲突或胶葛。“家是最小国,国是万万家”,南雄人世世代代正以先人们留下的聪慧,身体力行地实践这一理念。

  华夏移民不单带来了敬祖睦族之风,还让兴学重教之风在南雄落地生根。早在北宋年间,南雄负笈肄业风气日盛,已为人津津乐道。要追随这条“岭南文脉”的根脉,还得从“岭南孔氏第一村”油山镇平林村说起。

  为探索岭南孔氏的发源地,笔者一行驱车前去油山镇平林村,远远看见一座三层高的青砖六角塔矗立在村口。这座奥秘古塔事实是用来干什么的呢?村民为笔者释疑,古塔名为“惜字塔”,是用来销毁废字纸的处所,至今已有四百多年汗青。“前人认为文字是崇高和高尚的,写在纸上的文字不克不及随便亵渎,废字纸也必需诚心敬意地烧掉。”沈荣金注释道。

  油山平林孔氏是山东曲阜孔子之后。唐元和年间,孔子第38代裔孙孔戣任岭南节度使,其子孔温宪卜居于此,遂为岭南孔氏鼻祖。孔温宪之孙孔闰是广东唐代38名进士之一。宋建隆三年(962年),他在平林创立了岭南第一家信院孔林书院,比南雄首家州学还早了80多年。

  可惜的是,颠末岁月的淘洗,平林村里已找不到孔林书院的踪迹。人们只能在族谱中的示企图里,怀想旧日书院的灿烂。不外,由孔林书院开启的岭南文教之风,并没有在汗青中消逝,逐步辐射到南雄各条村落。建村760多年的水口镇篛过村就是一例。明清期间,小小的篛过村竟曾走出了进士1人、贡生43人、举人6人、国粹生和太学生45人、茂才庠生123人。

  篛过村里书院林立,可想昔时琅琅书声。“其时,篛过村的书院除招收村内欧阳氏门生外,还会接收十里八乡前来肄业的异姓门生。”沈荣金引见,为了包管讲授经费,篛过村民按丁筹集办学基金,村中孩子非论贫富,一到7岁,九成以上的儿童都被送往私塾,可谓岭南最早“权利教育”的雏形之一。

  在有着200多年汗青的孝思书院里,记者碰见了85岁高龄的欧阳克强白叟。他还清晰地记得,小时候教书先生读“老书”的情景:“四书五经都是我们必修的典范。孝思书院最灿烂的时候,还收过400多个学生呢!”

  跟着时代的变化,书院慢慢淡出了人们的糊口,但先民的文教精力却一代代地延续下来。篛过村的“爱书人”仍然苦守着这个保守。颠末简单修葺,欧阳克强订阅了报刊,把孝思书院改形成一家阅览室,每天对峙开放两三个小时。书院内到处摆满了白叟的翰墨纸砚。欧阳克强告诉记者,到了暑假,他还要在这里给孩子们开书法班,让保守文化薪火永传。

  正所谓“数典忘祖”,自1995年成立珠玑巷后裔联谊会、广州市原市长黎子流任会长以来,联谊会凝结越来越多“珠玑后裔”参与到反哺家乡文教的事业中来。邓氏联谊会就是此中的一脉。会长邓衔富告诉记者,邓氏联谊会成立十多年来,不只设立了“慈善教育基金”,兴建了“邓氏堂(奖学)大厦”、“邓文蔚楼”,修编了《珠玑巷邓氏族史》,他们还组织召开多种形式的宗亲联谊勾当,激发邓氏后裔爱国爱乡和援助家乡扶植的热情。

(编辑:admin)
http://hpprocurveone.com/nx/64/